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出商场的时候下雪了。

  天气预报说今日也许会有第一场初雪, 看来天气预报没有撒谎。

  软妹和王井龙还不愿意收谢云给买的衣服,直到站在马路边,陆鸾一低头看见拎着购物袋的女人落满了头发的雪花, 还有她因为冷而微发抖的肩膀, 眉头一皱。

  不愿意再浪费时间。

  “拿着吧, ”陆小爷淡淡道, “你不要就算了,好歹考虑下软妹, 哪有小姑娘一个冬天只穿一件羽绒服的?下次发工资我抽点出来还给她就是。”

  他语气里还带着点不耐烦, 李子巷的兄妹就不敢造次了,乖乖接过了谢云手里的购物袋,说谢谢姐姐,姐姐晚安。

  谢云失去了许湛,却又有了一群懂事的弟弟妹妹, 一时间非常欣慰。

  挥挥手送走了李子巷的兄妹两人,还没来得及沉浸回味一下日行一善带来的快乐, 就听见身后立着的人说“什么天了, 就不能多穿一件?站在街边抖啊抖,像条野狗。”

  最像野狗的人,说别人是野狗。

  谢云回头,上下打量一圈口出狂言的年轻人“你真喜欢我吗, 我怎么没看出来?”

  嘴那么毒。

  后者原本垂眼面无表情地望着她,闻言一挑眉,摘了手套,带着点温度的手伸过来捏住她的下巴, 附身凑过来……

  谢云一惊,笑着躲开, 不肯让他亲。

  最后她推着他的肩膀,被他压在街边的路灯下,用力亲了一下脸,分开前还不轻不重地咬了她一口。

  “你才像野狗。”谢云揉着脸抱怨。

  “不一样。”他瞥了眼她脸上被他留下来的淡淡牙印,很满意地说,“我挑食。”

  他伸手拍了拍他精挑细选的“食物”头发上落的雪花,不为别的,这玩意黏在她身上看着就碍眼。

  是的,他认真起来,连雪花的醋也可以吃的。

  谢云嫌他手重,推开他的手要自己拍,这时候又被他拽着手腕拖进怀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被个高中生拖进怀里抱着,还好他穿了外套,低着头,路人也看不出他是什么身份。

  就是挺羡慕地看着被男朋友搂在怀里、还身在福中不知福拼命挣扎的小姑娘。

  “别动。”

  他声音微哑,下巴压在她香喷喷、柔软的发顶,然后警觉他恐怕这辈子都没同人如此好声好气地说话……

  以及低声下气地商量。

  “能不能亲你一下?”

  “什么?”可惜他怀里的女人好赖不吃,“不能。”

  “……听过一个传说没有,”他说,“初雪的时候接吻,两个人就能天长地久。”

  他这话一落,怀里的人就不挣扎了。

  他还以为胡说八道得到了成果,一低头发现她在他怀里,瞪圆了眼一脸震惊地望着他……两人视线一对上,她唇角抖了抖,然后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大笑。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

  “不,噗,要笑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云。”

  “……”

  “谢云!”

  不是谢云故意想要嘲笑他的,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照顾他的自尊,给他留点面子。

  主要是那张漂亮又冷酷的脸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真的太好笑了。

  她上哪捡回来这么一个宝贝来着,纵使今日江市天降鹅毛飞雪,天寒地冻的,现役男高中生的少女心却在燃烧……

  简直要烫到她那上了年纪的熟女之魂。

  李子巷。

  兄妹俩回家时,在巷子口遇见了另外一个小伙伴,和软妹一样大的少年,穿着一件高领毛衣,外面套着冬季校服外套,不那么抗寒,那张还带着一丝丝稚气的脸,被冻得有点发白。

  像是角落生物一样,从阴影里走出来,他压低声音喊了声“阿龙”。

  王井龙抬头看着少年,看他苍白的脸上挂着一点淤青,笑了笑“阿涛,又同别人打架?”

  “明年就上高中啦,说了要把那条街拿下来的。”韦星涛不太在意地说着,眼珠子在王井龙手上的购物袋打量了下,“买衣服去啦?陆小爷发工资了?”

  “不是,一个姐姐送的。”

  “嘁,被烂好心的女人当要饭的啦?”

  “阿涛,不要这样讲话。”

  王井龙说话难得宽容,不再像在陆鸾面前那样咋咋呼呼。他笑了笑,把手里装着属于自己的衣服的购物袋递出去,塞到少年手里。

  韦星涛猝不及防,下意识张开双手抱过巨大的购物袋,反应过来后就把购物袋扔到脚下“什么意思?我不要!”

  “嘴都冻青了,没事,我家里还有别的衣服,你就穿这个。”

  “我不冷!”

  “闭上嘴吧,你就不能听听话?是不是要让陆小爷来管你?”

  提到陆鸾,叫嚣着的少年终于闭上了嘴,把扔在地上的购物袋捡起来……这时候,他头顶的破旧水管滴答下来一大滴污水,他骂骂咧咧地躲过去,用自己的背接住了后续的几滴,没让那污水滴落到怀中的东西,甚至只是那个白色的购物袋。

  黑暗中,看着弯腰站在那躲污水的少年,王井龙展颜笑了起来“你少打架,不如好好学习,同软妹一起考到江市一高去,以后找机会搬出去住。”

  “干嘛搬出去住?”抱着购物袋的少年露出个不解的表情,“我那个狗窝挺香的,有太阳,房租也很低,下楼就是阿香婆的豆腐花,我可太满意了。”

  王檬看着他不在意地拂去背上的污水,想了想,他可能是真的不太在意。

  韦星涛就像是李子巷里的小老头,说到拆迁,他可能会挥舞着反对的小旗子,站在那些反对的阿鞍9阿叔队伍的最前头当领头羊。

  他不在意李子巷浑浊的空气与污水。

  也不在意自己是从哪个阴暗的角落钻出来。

  “那我先穿着了,”少年不客气地说,“那个好心女人是谁啊,有机会见着告诉我一声,我给她磕个头。”

  “哦,那你没机会了。”

  “为什么?”

  “陆小爷不会答应你去磕头的。”

  “他什么时候那么心疼我啦?”

  才不是心疼你。王井龙“嗤嗤”笑着,心想,那位谢小姐脚下方圆三百里都是陆小爷的地盘呢,他怎么可能允许一个比他看上去更可怜的人出现夺去谢小姐的注意力呢?

  告别韦星涛,兄妹两人回到家。

  王檬拎着购物袋回了房间,把身上的旧羽绒服脱下来,放在床上,打开了灯认真看,其实已经看不出白色了,尽管小心保存穿着,上面很多斑驳的印子,背后还有被水性笔故意划脏,用肥皂反复搓洗的痕迹。

  抱起来闻一闻,因为不是特别好的牌子,所以下雪天穿了,再融雪,湿漉漉的会有一股鸭子身上的臭味……

  徐秋秋她们说她臭,也是从高一的某个冬天开始的。

  她放下那件旧的羽绒服,拖出购物袋,从里面拿出新的,还是白色的,长款,谢云买的时候只记得小姑娘穿白色好看,也没怎么考虑白色不够经脏、经人糟蹋的问题……

  但是确实很好看。

  唇角翘起,捧了柔软微暖的衣服凑近了嗅嗅,没有味道的,有的只是专卖店里的香水味,不见得很高级很好闻,但是至少是香的。

  将羽绒服放在床上,把房间的所有灯抖都打开,王檬给它照了张相,然后发给了她在网上的好朋友熊猫。

  熊猫很快给了反应。

  熊猫新衣服,很好看。

  王檬明天就可以穿去学校啦!

  熊猫又是白色,黑色的会不会更好?有点担心你同桌要是又假装不经意把钢笔墨水甩你身上……

  王檬不会的。

  熊猫这么有信心吗?

  熊猫那就好。

  王檬笑了笑,放下手机……想了想为了省电,又把房间里的灯一盏盏关掉了,只剩下书桌前那一盏台灯发出昏暗的光线,房间里没有暖气,她却觉得并不寒冷。

  上天或许对她也没那么差的,让她捡到了那张徐秋秋的医院取药缴费单。

  她的要求从不是那么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