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陆鸾突然就觉得, 老班在教室黑板旁边挂的小黑板,上面那个高考倒计时变得有意义了……

  以前还他妈觉得是在危言耸听,制造恐慌。

  现在他也加入掰着手指数高考来的行列了, 不同于其他人, 他们肯定是天天哀嚎“啊又少一天”, 他就觉得上面的数字少一点都令他愉悦。

  比如现在, 他已经迫不及待看见明天又要少一位的新数字了。

  年轻人一边胡思乱想,让谢云牵着他, 乖乖回到了包厢。 到了包厢前面她要松开他的手, 他有些不满地又回握了下,就感觉这女人用手挠了下他的手掌心……

  “……”

  他在心里骂了声脏话。

  嘴巴上语气也很嚣张“挠我干嘛?”

  对他装傻充愣,还试图套点好听的话,谢云也不揭穿,反正她向来没有良心, 嘴巴也毒。

  “没什么,就在想刚才说的事。”

  陆鸾眉头一挑, 有要发火的征兆“想后悔?”

  “不是, ”她站在包厢门前转过身笑眯眯望着他,“你可千万别复读啊。”

  “哦,”他恢复了面无表情,说, “我要是考不上,去工地搬砖也不复读,你放心。”

  这话要是让学校哪个老师听见可能想一边骂“呸呸呸”一边把这两人嘴巴缝上,但是开玩笑的人自己心里都清楚, 实际上陆鸾学习成绩好着呢,哪怕是现在把他拉去考场, 发挥正常考个双一流也成问题。

  谢云也挺清楚的。

  一晚上写七八张物理试卷的人,学习成绩能坏吗?

  那天她在教室办公室等陆鸾时,还问他的老师,陆鸾学习成绩怎么样,老师给她看了上次一模的年级排行,着实把她吓了一跳的……当时她捏着成绩单,哪怕成绩单的主人正对她爱答不理的她也替他高兴。

  那时候谢云就觉得,哪怕刚开始是真的觉得这小阿弟挺有趣逗逗他……

  他在她心中,恐怕是真的有地位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她也不是很清楚。

  大概是从他出现在谢国平灵棚,站在她面前的那一刻起。

  但是确定这件事,大概也就是十分钟前。

  刚才正同郑律师相聊甚欢,讲实话其实郑责确实是她以前喜欢的类型,成熟稳重,社会精英,知识分子,浑身散发着官方机构正义的气息……

  要是放了某个平行空间,她可能确实会想试图发展一下的。

  然而。

  还没等她迈出试探的那一步,就有人受不了了,八十米长刀掏出来,奶凶凶地想要砍了她的腿。

  所以刚才看见陆鸾站起来往外走,她就慌了――是真的慌了,就像是心里有什么感应似的,平时这小崽子生气气数数都数不过来,一言不合就不理她了,她也无所谓,笑笑转个头又去找他,知道他肯定不会不理她,所以总是没什么心里负担。

  但是刚才那一秒,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能意识到,这一次麻烦有些大,她若不去追,他肯定不会回头。

  于是破天荒地,她跟着站起来,然后追了出去,说了点她觉得有点上头但不后悔的话,这会儿把他牵了回来。

  “抱歉啊,洗手间人有些多。”

  重新推开包厢的门,谢小姐礼貌而不失温和地冲郑律师含笑点头。

  和刚才的语气和语调都没什么区别,但是空气里那种犹豫和蠢蠢欲动的气息消失的干干净净,那条都没来得及迈出去的腿老老实实地守在了赤红的三八线之后……

  这次陆鸾就不生气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的包厢,谢云走在前面,他跟在她身后,然后双双落座。

  他垂眼看着面前,那只海胆蒸蛋还摆在他的面前,他抬头环视周围,这才发现其实这玩意就是按人头数上的,每人一只。其他人的都摆在面前吃完了,他刚才心不在焉东西都没吃两口,就任由属于他的那只在转盘上转了好几个来回……

  他都没注意到这点。

  他自己都没注意的事,她却注意到了的。

  此时此刻,谢云正同郑责继续说谢国昌的案子,她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座椅扶手上……仿佛是感觉到了身边人的目光,她抽了个空转过头回望他“你能不能把你的海胆蒸蛋吃了再发呆?”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陆鸾扔到旁边的勺子,塞进他的手里。

  他没反抗。

  心里还在惦记方才这只手,在他手掌心划过的感觉……

  其实也没什么感觉。

  只是像整个人都抽空了,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手掌,心跳和脉搏都在她指尖划过的脉络上生长、延伸出去,逐渐交织演变成了一整个宇宙。

  从此银河璀璨,万物生机。

  捏着勺子,年轻人嗓音低沉“不是告诉你,我不爱吃海鲜?”

  看看,得了承诺就是不一样,他也理直气壮起来。

  “不腥的,这么挑食你怎么长的这么高?”谢云真是服了这位活在沿海城市还要挑食海鲜的贫民窟少年,“你给我吃了!”

  在王井龙和王檬惊悚的目光下,陆鸾勉强尝了一口。

  确实不太腥,但是他还是不喜欢。

  两人的互动在郑律师眼里看着有趣,他笑着说“谢小姐同你的阿弟们感情真好。”

  无辜的律师自然是没感觉到,谢小姐和这位阿弟出去前与回来后两人之间的气场变化……只是话一刚落,没等到谢云搭腔,反而是同他隔着一个人坐的年轻人,掀起眼皮子懒洋洋地扫了他一眼。

  眼神傲慢而懒散。

  他愣了愣。

  下意识地觉得,这位身穿校服的小阿弟,气场很足。

  没等他细想,就听见身边谢小姐笑着说“他才不是我阿弟。”

  郑律师听她如此直白的否认,未免有些懵,还以为谢云和气场很足的小阿弟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又抬头去看后者,没想到后者神色一派自然……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