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开庭那天, 天气不太好,乌压压的天,云层很厚, 眼看着又要下雪。

  陆鸾穿上了吃软饭吃来的armani, 深蓝色, 定制已经来不及, 好在他身材不错,穿成衣也十分好看, 肩宽腰窄, 比巨幅广告里的男明星只好不差……

  男明星还有个把腿短溜肩的呢!

  谢云弯腰替他整理了下袖扣,垂着眼说“再说一遍,今日需如何?”

  “尊重官方,尊重司法,尊重审判结果。”陆鸾面无表情地说, “我要找许湛的麻烦早去了,何必等着今天……法警配枪吗?”

  “不知道, 你要当庭和许湛干起来, 可能他们会告诉你答案。”

  谢云直起腰,看了眼眼前这满脸不驯的小孩,捏了把他的脸。

  早上九点半开庭。

  谢云到的时候,才八点不到。

  能看见法院外面已经蹲了一些报社的记者, 其实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企业家、暴发户相序倒下,或者谢国昌开庭的事在国内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对于江市来说,还是值得占据个隔天头版头条的……

  地头蛇么。

  又是谢家的人, 老四刚刚车祸去世,老三又要锒铛入狱, 已经有人传闻说谢家祖坟出了问题,不然不可能前半辈子顺风顺水,这一年却突然发生这么多事。

  谢国平是倒了霉,然而谢国昌这种“多行不义必自毙”的事却被和他搅成一团、甩锅给了祖坟风水,谢云都很替祖宗们不平,偏偏有人不要脸,抓着这事儿做文章……

  在入庭前,谢云遇见了很多熟人。

  比如记事起就没怎么见过的大伯和二伯,小姑姑,婶婶等,他们作为谢国昌那边的家属出席,跟在谢珊的后面,统一着装,如出席葬礼。

  他们会出现谢云不太奇怪,谢国平发家后,说他养着全家也不为过,谁家有个添车买房都要找他,大多好吃懒做,唯独谢国昌更有野心――

  也不知道当时谢国昌是否同他们保证了什么有的没的……

  如今谢国平走了,这群人便指望着谢三叔把弟弟的一切夺来,继续维持他们的米虫生活,如今眼看着大厦将倾,他们怎么可能不急呢?

  他们自然是希望谢国昌没事,很怨恨谢云,更怨恨早些年没和谢云打好关系的自己,甚至是怨恨把一切都留给了女儿的谢国平。

  “阿平真是的,有什么东西自然是留给我们这些年壮的兄弟姐妹,一股脑的都留给了阿云个女娃,她懂什么嘛!”

  谢家的大伯骂骂咧咧,“自己要死了便不管一大家子人死活,只有谢云要吃饭的嘛!真是自私!”

  谢云听见这人骂谢国平自私,简直想要发笑。

  似笑非笑的目光,如俯视跳梁小丑,轻飘飘地扫过不远处那些人。

  谢云看见了许湛,不太意外,作为谢国昌的合作者,她明明知道他会出现的,但是真的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却还是觉得心中一空,有些失落,她觉得自己大约是真的失去了这个阿弟……

  她瞥了他一眼,那么一群泱泱乌合之众里,也只是有许湛得到了她这正式的一眼。

  谢云原本不准备跟她们废话太多,拎了拎手上的包抬脚要入观审人员坐席,然而就在这时,身后有个尖锐年轻的女声响起――

  “谢云!你这扫把星!”

  谢珊到底年纪小,眼下又被无视,仗着长辈亲戚都站在她那边,自然觉得底气很足又嚣张。

  “你自己没了阿爸,便越发扭曲嫉妒起了别人!四叔不在了我阿爸帮助家里人,你也不愿意,把所有的业务都要回收,还要整我们家的餐厅,整我阿爸,一点后路都不留!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你这个女人的心思也太恶毒了!”

  她这话一说,把矛头全部扔给了谢云,暗示是她想饿死那一大家子。

  那些三姑六婆伯伯叔叔都附和了起来。

  “是啊是啊,阿平家大业大,按照遗产继承,我们这些兄弟姐妹怎么可能一分钱分不到的嘛!”

  “你怎么能独吞!”

  “一人吃也不怕撑死哦!”

  谢云没说话,然而此时,跟在她身后的王家兄妹却听不下去,早些年害死他们父亲,害得他们兄妹相依为命的人的女儿趾高气昂、颠倒黑白……

  看她身上穿的、背的、戴的,没有一件不是名牌,王檬还小什么也不懂,但是王井龙天天在修车厂还有夜色混饭吃,多少还是懂些,知道眼前这可能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光手里拎的包都要三十几万。

  他们兄妹,连一件羽绒服都要共享穿。

  他才想问,凭什么?!

  “放什么屁呐!”

  王井龙捏了捏拳头,手指关节咔咔作响,扬了扬下巴,打断了谢珊的大放厥词。

  王檬往谢云身后躲了躲,目光怯怯望着谢珊,大概徐秋秋已经是她见过的恶人顶配,从未见过比她更加嚣张跋扈的人。

  王井龙成功引来谢珊注意,她视线转过来,只看见两个穿着中学校服的中学生,一想到便知他们便是今日害得谢国昌开庭受审的罪魁祸首,当即冷笑一声“我说什么跟你有关系?你也配和我说话吗,李子巷泥巴里滚出来的野种!”

  ――啪!

  话语刚落下,清脆的巴掌声便落在她的脸上!

  谢珊被打懵了,只觉脸上一阵酸麻,如蚂蚁啃噬,几秒后左脸侧突突跳着肿痛起来,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你打我!”她黑洞洞的眼望着谢云,“你敢打我!”

  “长兄如父,你爸妈不管你,当然由我这做堂姐的管教。”谢云放下手,“谁教你的嘴那么臭?”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安抚性地摸了摸软妹的头发,低头用温和的目光看了看她,甚至冲她笑笑。

  “诸位阿伯阿婶也不必着急,遗产按照当事人直属亲戚分配自然有你们一份,若是如此,我谢云怎么有脸独吞……只是我阿爸走前立过遗嘱,白纸黑字,法律层面生效,他将生前心血全部留给我,也是对我给予厚望,怕我心如死灰随他而去,他的遗愿,我自然也没有要做个不孝女、拱手往外推的道理。”

  女人的声音四平八稳,垂在身体一侧的手抬起来动了动,似乎刚才那一巴掌确实用劲不小,她的手也疼了起来……

  谢珊也是实在不敢仗着有长辈撑腰出这臭头。

  毕竟这么多长辈在,他们骂谢云,虽然她没把他们看在眼里,但是外面这么多记者,周围这么多眼睛,她要真干了什么忤逆长辈的事被传出去。,也实在是不好听。

  可是谢珊不一样啊,她和谢云是平辈,甚至是妹妹。

  阿姐管教多嘴多舌的妹妹,实在是天经地义得很。

  赏了谢珊这巴掌,她倒是神清气爽,在谢珊反应过来要扑上来同她拼命时,两边人同时有人上前将她们拉开――

  “姗姗。”

  许湛看似拉扯实际上是压着谢珊往前冲的肩膀,将她压住,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阿云。”

  陆鸾这小崽子聪明,只是从后抬手半拥抱一般揽住谢云的头,从一开始就护住她不给谢珊抬手把巴掌扇回她脸上的机会……

  谢云的手甚至还是自由的,她只是往后靠了靠,若谢珊真扑上来,搞不好还要挨她一巴掌。

  “行了。”陆小阿弟声音很是平静,垂眼看着乖乖被自己圈住的女人,“今早是谁三令五申让我不许惹事?”

  “怎么了,我这人向来双重标准,”谢云靠在他怀里,仰头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你第一天认识我?”

  “……”

  众人注视下,陆小阎王那张面瘫死人脸,也有真心实意笑起来的时候。

  别说旁人,就连脸上还疼的要命的谢珊都有些看呆,更不提此时压着她肩膀的许湛,看见这两人莫名其妙飞跃似的亲密互动,会是如何作想。

  此时有工作人员上前来警告他们,不要将此等严肃神圣地当做菜市场,众人这才作罢,一场闹剧就以谢珊吃了个大亏作为落幕,所有人一一入内就座。

  开庭为当事人陈述。

  被告谢国昌,以“多年前工地承包建造过程中,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导致二人死亡,若干人重伤的重大伤亡事故”,“台风天强令他人危险冒险违章作业”,“多年前涉嫌指使他人对醉仙楼投毒导致食客食物中毒引发社会舆论,多年后故技重施未遂构成不正当竞争经营”等罪名被起诉。

  除此之外,在国家三令五申“扫黑除恶”共建和谐社会的今日,谢国昌命令手下的社会闲散人员,多次威胁、强迫、贿赂租户不合理涨租,造成极大的恶劣影响。

  对于谢国昌这些年干的破事,郑律师手中资料厚厚一本,光一一陈述便用了将近二十分钟。

  每一项的足够他在监狱里坐到屁股生疮。

  奈何谢国昌请来的律师也十分有名,面对这么多的罪名指控,临危不乱,配合谢国昌,装傻充愣――

  “这么多年的事了,我不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