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许湛看陆鸾那表情就知道他不愿意进行所谓分享食物, 要不是他不没那本事,现在这位传说中的高中生可能很想举着扫帚,将他从谢大小姐的家里赶走。

  知道陆鸾不高兴, 他就高兴了。

  一早上的闷气这才有了一点缓过来的空间, 他往沙发上一坐, 其实一点也不饿, 还是点点头说“也行,吃了早餐再走。”

  谢云转身进厨房煮剩下的馄饨, 陆鸾跟着进去了。

  就站在她身后眼巴巴地望着, 在她把半盘馄饨都放下锅时,他在心里骂了她一万遍“渣女”。

  大概是他的目光太血淋淋,以至于谢云想无视都很难,身后是沸腾的锅,她转身望着身后的高中生“还不回去上课吗?你们学校是真的不够严, 我高中在江市一高,早读铃一响, 学校大门就锁起来了, 不让出不让进,迟到的人只能打电话通知班主任到大门口领人。”

  陆鸾没吭声。

  他们学校也锁大门没错啊,有什么关系,反正他都是翻墙出来的。

  他想了下, 要是今天一整天都在做无用功,可能不太行,哪怕回学校也影响学习效率,所以有些问题现在得就地解决下。

  “你知道我早上几点起床去市场买新鲜的食材吗?”高中生低着头、垂着眼, 显得特别沉闷,“就为了给你做个新鲜的早餐。”

  他也没故意卖可怜, 毕竟那张脸就没长可怜人的模样,在李子巷苟活时候都没人觉得陆小爷可怜过。

  他就面无表情往那一站,嗓音低沉微沙哑,带着一点无奈,基本就没有哪个人扛得住了……

  长得好看的人本来就带着天生的优势,不然李子巷的那些阿鞍2牌臼裁凑饷聪不墩飧龌安欢嗟哪昵崛耍

  谢云也是人。是女人。

  所以她一瞬间,真的开始反思自己的解决方式是否确实有点简单粗暴?

  “阿鸾,我知道你讨厌许湛,不愿意同他分享食物,”谢云说,“我完全理解。”

  “你不理解。”

  “我理解。”

  “你理解现在就不会用这种同幼稚园小班的三岁小孩说话的语气哄我。”

  “你还知道我在哄你?”

  “嗯。”

  “那你让哄不?”

  “不让。”

  “……”

  你阿妈的。

  面对油盐不进的小崽子,谢云头疼的要死。

  “人生的大道理本来就是从三岁讲起的,难到三岁的时候学习不要随地乱扔垃圾,长大了以后这个规则就变了吗?”幸好她很懂得诡辩,“我希望你同许湛讲和,是因为你是学生,而他……这些年干的不三不四的事情不少,你都不知道他还干过哪些勾当!之前还泼你家油漆呢不是吗?这次是因为一点迁怒便砸了你家,下次呢?”

  许湛可不是迁怒,他这是“冤有头、债有主”。

  要不他怎么没顺手把王井龙的家里也给砸了呢?

  但是陆鸾不会帮他解释,他就垂眼盯着谢云,一副“继续啊我就等着听你还放什么屁”的叛逆样子,其实表情挺阴沉,但是看在谢云这对陆小爷的震慑力一无所知的女人眼里,就挺可爱。

  让人有种想要给他摸摸头的冲动。

  “你也是见过许湛打架的人,不知道他是个疯子?别看他现在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他高中那会儿在学校里就称王称霸……你想想,你们学校现在应该也有那种人吧?打架特别厉害的,一个眼神周围的人弹开十米那种?”

  ……有啊。

  我。

  陆鸾被她问得想发笑。

  谢云见他露出个有点不屑的叛逆目光,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看着长得比女孩子还精致么,脾气到还是直男脾气,不服输得很……

  校园扛把子啊,谁不怕?

  真站在面前还不是得鞠躬喊“大佬”?

  想了想,她改走怀柔路线,拉扯了下他的校服袖子,“嗯”了一声,用鼻腔深处哼出来的哼哼,带着一点点疑问,听着难得有点柔软。

  陆鸾眼看着好像是无动于衷、稳如泰山,实际上他眼睫毛颤了下,垂眼望向牵着他校服袖子的手――

  两个蓝白色的校服外套叠在一起,现在他们穿的是同款……

  眼前的女人气质成熟但是脸绝不显老,穿高中校服一点不违和,反而像是情侣装。

  这招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有用些,眼瞧着高中生目光柔和下来一些……

  渣女,果然就是好啊。

  说话好听,又会哄人,哄不动了就牵着袖子摇一摇,摇得现在陆家嫡出小少爷就想打电话给爸爸买劳斯莱斯娶媳妇儿……

  渣女除了渣,什么都好。

  见他神情松动,谢云再接再厉“阿鸾,陆小阿弟,我是真的担心你,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明年要高考了,万一他记仇,找人给你手拧了怎么办?报警最多关个几天,赔点医药费,耽误你考试却是终身大事。”

  她思维很发散,将许湛想得很卑鄙。

  ……当然不是故意的,毕竟那是她从小带大的弟弟呢!

  但同时也就是这点“下意识泼脏水”取悦到了陆鸾,他看了眼锅里飘起来的馄饨们,心想,这就当做是湛狗的断头饭好了。

  所以他抬手,大方只指指锅“开了,再煮要散了。”

  木已成舟的最后时间,他知道阻止不了,干脆给自己捞个深明大义的形象。

  少吃几年米怎么了,反正他就是比许湛懂事,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

  他甚至替许湛把馄饨端出去了,放男人面前,看了看时间第一节课还没下课,他半路回去还得耽误老班讲课抽空骂他……干脆不着急回去了,找了沙发一屁股坐下,手支着下巴,歪着脑袋看许湛吃他包的馄饨。

  越想越觉得这事他妈特别滑稽。

  谁都知道陆小爷和湛哥前两天在东桐街战了个你死我活,两人都快水活不容了,路人都不敢把他们两的名字放在一个句子里提,生怕句子里杀气太重割着嘴。

  但是有这么个勇敢的女人,却敢把他们放进一个家、一扇门、一个沙发,许湛用来吃馄饨的碗都是今早陆鸾用完随手洗干净的那个……

  外面的人要是知道这种事,可能都想伸脑袋看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

  许湛耐着性子撇汤上的油花“陷都漏出来几个,你手艺不太行,”

  陆鸾都懒得张口让他不吃就吐出来少叽叽歪歪毕竟喂马桶都比喂你强,他坐姿都没变。

  “许湛,用不着我提醒你,你有女朋友这件事吧?”

  瞥了眼厨房里洗锅的女人,传说中的高中生不演戏了,眼神懒洋洋的,威压肆意铺张开来冲着不远处男人直扑而去。

  “女朋友还不止一个,吃着碗里的,还惦记锅里的,亏你还摆着一副捉奸的脸不请自来,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被提问的男人没多大反应。

  “谢云是我姐,”男人说,“你再嫉妒,我们也有这层关系在。”

  “哪层?谁承认?法律?民间?瓜田里的猹?”陆鸾笑出声,“那女人就爱听所有人喊她姐,收的小阿弟都不知道排到几百号……”

  “哦,那你是第几百号?”

  “我是住进她家里那一号。”

  “……陆鸾,你别得意。”

  “没得意,就是想同你讲一声谢谢,没有许哥找人搞我家里,我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看着她家里的沙发是什么颜色。”陆鸾抱着手臂往后靠了靠,“馄饨好吃吗?”

  许湛听出他这话里充满了遗憾,似乎是很后悔包的时候没留点出来往里加点耗子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