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许湛说的, 陆鸾才是彻头彻尾的大反派。

  谢云一个字都没听明白,不是她太傻,主要是对方说话没头没尾的, 确实缺了些说服力――再加上许湛这人以前嘴巴里就没几句实话, 狼来了的故事之所以经久不衰, 是很有教育意义的。

  被忽悠多的人就什么也不想信, 所以谢小姐也就是疑惑了一瞬……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那边, 她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陆鸾。

  赶忙抬起头,果不其然看见那边陆小阿弟拿着手机、揣着口袋从巷子里走出来,年轻人往街边一站开始东张西望,同时低沉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你来我学校附近了?在哪?”

  她挂了电话走到他面前。

  两人一个对视,还没等陆小爷说话, 那边略微冰凉的指尖便探过来了。

  女人微蹙眉,捏着他的下巴, 像检查什么物件似的捧着他的脸左右翻看, 见他那张漂亮脸蛋好好的一点被揍的痕迹都没有率先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想伸手扒他的衣服……

  大马路上,人来人往的,已经有不少下了课赶着出来吃晚餐的学生看了过来, 陆鸾凝固了下,伸手摁住正拉扯他衣服的双手,压了下,压死了声音问“做什么?”

  “那些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谢云问。

  在陆小爷的字典里就没有能对他怎么样的人, 刚想问“哪些人”,又反应过来刚才两人在微信里的对话, 他“哦”了唇,唇角翘了翘,没有嘲笑的意思……

  就是垂眼望着她认真担心的脸,单纯有点开心。

  “没事,”他说,“真要有事脸上也不可能不挂彩,我要还手的。”

  “……”

  还个屁。

  对方几个人你几个人?

  不过人没事就好。 闻言,谢云松了一口气,望着他笑吟吟看着还挺开心的脸,换了个不太在意的语气“给他们钱了吗?”

  “现在谁身上还带现金?”

  “支付宝、微信转账?qq红包?”

  “……都没绑银行卡,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块钱。”

  谢云一听就辶耍现金也没有,支付软件也不留钱,这孩子是喝西北风长这么大的么?还是这就是校园食物链底层被猎食者的自我修养?确实是啊,身上不带钱可不就不怕抢了吗!

  “再有下回别傻乎乎跟他们往偏僻地方走,万一真惹急了动手怎么办?”谢云还想教育他两句,“许湛总是看你不顺眼,这次的人搞不好又是他叫来的。”

  陆鸾对于谢云的各种误会,有好处的、无伤大雅的也就顺水推舟搞沉默,但是他不撒谎,他知道就像陆容说的,这世上纸确实是包不住火。

  她总把“撒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挂在嘴边,说明她讨厌被欺骗。

  更何况他也从来没想过要骗她什么。

  所以闻言,他沉默了下,也懒得占许湛这点口头便宜,慢吞吞地否认了“跟他没关系。”

  这边谢云听着却觉得超级新鲜――这两个人,一个拼了老命地说对方坏话,另外一个被说坏话的,却还替那人开脱呢……以德报怨啊?

  两人进了学校找了地方坐下,看着陆鸾接过饭盒乖乖低头吃炒饭,谢云越想越觉得有趣,盯着他的目光简直在放光,搞得吃饭的人都有点消化不良。

  吃了半盒饭没那么饿了,他放下勺子“盯着我做什么?”

  “你刚才给许湛说话了。”

  “哦。”

  他一脸波澜不惊,就让谢云有点儿觉得无趣,她一觉得无趣当然就想使坏……所以她抬起手,替他整理了下并不凌乱的领子,然后缩回手“你倒是烂好心,小白花一个。”

  长那么大头一回有人用“烂好心”“小白花”来形容他,陆鸾都震惊到觉得新鲜,一时间没拍开女人在他脸上乱蹭的手,专心致志准备听她又准备放什么屁

  只听见她不急不慢道“许湛砸你屋子,背后骂你,你却还要替他讲话。”

  “他骂我?”陆鸾笑了,“骂我什么了?”

  “他说你是骗子,嘴巴里没一句实话。”

  原本松松搭在他脖子上的手挺下来,于是他一抬头,就对视上了女人平静的双眸,黑漆漆的,充满了水光明亮,她的眼睛总是特别透彻,一眼能看的人心虚起来。

  像是地狱边缘的镜子,照人类的七宗罪,每个人都会在这双眼睛下得到最初的审判。

  就连处事不惊,天塌下来也不眨一下眼的陆鸾心里都跟着漏跳了一拍。

  几秒的沉默。

  “我是没你想象中那么穷,”陆鸾说,“这个算不算?”

  陆鸾不穷。

  这事儿从他那时候把那张银行的理财账户卡掏出来的那一秒谢云就知道了,那钱从哪来的她管不着,姑且就认为是个抚恤金什么的吧……

  谢云不太在意这个。

  这位小阿弟穷不穷跟她没关系,毕竟眼下他们关系不清不楚,他也从来没想着从她身上捞点钱,相反的,他们刚认识时她鬼迷心窍要送他铺面,还要被他嘲讽的。

  她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但是看他一脸正经,就忍不住想逗他“你不穷?你不穷怎么不出去租房,还要住在我家?”

  “因为那时候咱们还在吵架,在冷战,我需要找个台阶顺势而下跟你和好……而且房子确实是许湛砸的,我若不抓紧机会装可怜,明年这时候都不一定能知道你家大门朝哪边开。”

  他语气很淡,平静交代自己的老谋深算,而且一点羞愧的意思都没有。

  这年头就是谁不要脸谁占上风的,他这么直白,不好意思的就变成谢云了。

  她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生的聪明伶俐,眼下却愣是接不过他这话茬。

  能骂他不要脸吗?

  不能。

  因为冥冥之中她早就知道他是故意耍赖要住到她家,也睁只眼、闭只眼允许了,现在还要暴跳如雷假装被骗,除了显得她之前蠢,还有一股当了家禽还要立牌坊的绿茶婊味。

  这样不好。

  她知道眼前这小阿弟喜欢她,时常弄点婊气四射的操作,引得他忍无可忍地吐槽……但是她知道哪些操作是做不得的,讨不了人喜欢,还影响形象。

  谢云是有偶像包袱的。

  所以她面无表情地伸手,拍了他脑门一巴掌“看你狂的,你有钱?多有钱?”

  有姐姐有钱吗?

  她把这后半句吞回去。

  没想到他还真的敢说。

  “比你有钱一点?”

  他说的一脸认真。

  看在谢云眼里还有点天真。

  于是这回轮到她干脆笑了两声,没当他撒谎也没往心里去,就他妈当笑话听了……毕竟江市比她有钱的两只手数的过来,她只是自信地当做陆小阿弟根本不知道“有钱人”的概念是什么。

  晚上,许湛看谢云一脸平静地靠在洗碗池边,洗两个油腻腻的饭盒,就知道她把他的话当了耳旁风。

  但他也不是很遗憾。

  陆鸾是什么人他已经摸得清清楚楚,若“江市第二把交椅嫡子”身份还不够响亮,那么“李子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