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冷着脸站在旁边, 看她哭了一会儿。

  中间可能是有小马仔听见风声了,知道他们陆小爷在厕所门口揍了人,着急忙慌地跑过来看, 被揍的人没看见, 就看见个女人背对着他们站着, 肩膀一耸一耸的, 在哭。

  陆小爷抱着手臂站在那无动于衷的,让那个女人每一根颤抖的头发丝都透着可怜。

  垫着脚围观的人哪儿知道发生了什么呐, 有几个怜香惜玉的, 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纳闷陆小爷平时也不欺负女人啊,别人往他跟前凑,他最多不带搭理的……

  在他面前哭,冷着脸绕开走就完事了。

  这是干嘛?

  有胆大的想凑过来看看, 结果还没走两步,就看见原本面无表情垂着眼盯着面前女人哭唧唧的年轻人抬了抬眼皮子, 一个眼神, 把企图靠近的人杀退三步。

  然后就没人敢靠近了。

  谢云哭了一会儿,见他就刚开始凑过来摸了把自己的脸就不动弹了,也没要哄的意思,心里骂他冷血, 加上大冬天的这么哭眼泪一干脸也跟着疼,委屈地自己抬手抹了把眼泪,用沙哑的声音说“刚才那些人怎么回事?”

  他怀疑她后脑勺长了眼睛,没好气地说“想过来看你热闹, 我让他们滚……怎么了,很遗憾?我叫他们回来?”

  谢云从来不怕听他阴阳怪气, 理都懒得理他,就问“呆仔他们是你的马仔?”

  陆鸾想了想“呆仔”是谁,脑子里跳出个傻不愣登的形象,“哦”了声“是吧。”

  谢云“在学校里你总是一个人,也不是有人欺负你?”

  陆鸾“一个人怎么了?你见过狼和哈士奇天天拱一块儿取暖的吗?”

  这人不要脸,还真把自己比喻成狼。

  谢云不说话了,她误会挺大的,又不能骂他,他从来没说过自己被关在厕所里被人泼冷水,也没承认那天被堵在巷子里是被抢钱……

  一股气憋在心里没处发,她很郁闷。

  闷不吭声地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抬起头时那人高马大的高中生还杵在她身后,她关了水龙头,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陆鸾闻言,干净利索地转身就要走,又被人从后面一把扯住衣服。

  他面无表情地回头。

  谢云刚松开手,就看见他往旁边墙壁上一靠,一副本来就没准备真走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大呼上当,恨不得砍了自己的手。

  没等她尴尬几秒,就听见旁边的人问“再问你一次,喜欢我吗?”

  这问题问的,不是再给她一次机会,而是陆鸾这几天也稍微想明白了一件事――

  这女人,初吻是他的。

  那天被他压在床上抱着睡了一晚上,也睁只眼闭只眼让他这么干了。

  承诺等他高考也是她自己说的。

  他是真不信……

  操他妈就真不信她一点儿都不喜欢他。

  陆鸾这问题落下,谢云沉默了几秒“我名声在圈子里不太好,什么养高中生什么的你爸估计听了不少……你回家以后他没拿刀架在脖子上让你离我远点?”

  “他刀架哪跟我有关系?”他拽的二五八万地反问,“你养高中生养的不也是我么?”

  更何况,若是陆坤真有意见,他要架刀也不是架自己脖子上,而是架她脖子上,傻。

  后面这话他没说,怕吓着她,这会儿她看上去已经担心得不行,没必要再吓唬她。

  想到“担心”,陆鸾原本黑沉沉的眼珠子几乎不易察觉地动了动,掀了掀眼皮子扫了面前的人一眼,心想,还知道担心啊?倒是好事。

  这么想着,抬脚轻轻踢了下她的小腿“问你话,扯东扯西做什么――喜欢我吗?”

  她不说话,低着头,完全不知道这会儿落在她发顶的目光其实有温度,目光的主人心跳也很快。

  过了一会儿。

  才听见她说“还行。”

  陆鸾心里一松,像是大石头落地了,然后没来得及高兴立刻开始吹毛求疵,学着她的口吻,拖长了声音缓缓问“‘还行‘?”

  周围几乎没有灯,就去洗手间走廊有一点昏暗的照着地的地灯,所以他看不见此时站在他面前的人脸上有多红多纠结。

  ……谢云觉得自己能说“还行”已经不错了。

  跟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高中生说这也太羞耻了――她比他大快五岁,什么概念?

  她高中毕业的时候,他才刚上初二。

  放了现在的高中生,拿着话筒去采访每一个刚刚高考完毕的女生,问她们会不会回过头来跟初二小男生谈恋爱,她们恐怕是要将提问的人当做神经病的。

  “你不喜欢我亲我做什么?”

  谢云哑口无言,抬头望着他“救你……”

  话还没出口,就发现他眼神儿变得有点犀利。“咕嘟”一下,到了嘴边的狡辩jii吞回去了。

  “不喜欢我,陪我盖一辈子挤一起睡?不喜欢我,偷偷穿我留下的衣服满世界乱晃?不喜欢我,吵架了自己跑来夜色喝个烂醉……嗯?不喜欢我?你这是不喜欢――”

  后面的话没说完,因为她踮起脚用力捂住了他的嘴。

  谢云茫然了,觉得他嘴里说的那个人有点儿陌生,听上去好像不仅是“喜欢”,这么多脑残行为简直爱惨了他嘛……

  然而这些事都是她干的。

  她居然都干过。

  她被他逼上了绝境。

  谢云发誓她这辈子没有过这种觉得自己嘴巴太笨的时候,就像是被猫偷走了舌头。

  死死地压在他身上,手压在他唇上,感觉到他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手背,谢云抬着头与他互相瞪,他眨眨眼,那睫毛垂下来,就像扫在她心尖……

  刚觉得有点儿腿软。

  靠在墙上的人手已经缠上了她的腰,就着她靠在自己怀里的姿势,将人往自己身上一压!

  与此同时,唇顺势亲了下压在自己脸上的嫩手的掌心,在她烫了似的倒吸一口凉气缩回手时,他将她完完全全抱了起来!

  两个人互换了个姿势,他把她摁在墙上,低头飞快地亲了下她的唇,像条狗似的咬她柔软的唇瓣,贪婪地嗅她身上熟悉的气息……

  “问你话,喜欢我吗?”

  他声音冰冷,像是没得感情的复读机。

  手上动作却麻利,拦在她腰间的手臂越发有力,恨不得要将她整个人揉进自己的胸腔中去。他克制又隐忍地将她唇瓣咬得犯红肿。

  直到听见她被咬得低呼一声疼,他才惩罚性地重重最后咬了一口下放开她,这次,抬手温和地拂去她眼角疼出来的生理泪水……

  他弯下腰,大手固定在她的后脑勺,鼻尖对着鼻尖地盯着她的眼睛。

  “谢云,你喜欢我。”

  斩钉截铁的判断,就像他期末考考完理综时盖上笔盖时一样,如剑回鞘,干净利落、胸有成竹。

  她不说,他就替她说好了。

  好在,她是个哑巴了,并没有反对。

  这一天,谁也不知道厕所前走廊上发生了什么。

  谢小姐像个患有语言障碍的残疾人似的,在他人“温馨且智能地开启自问自答模式”的帮助下,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