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路遥该怎么和你解释我的性取向呢jg。

  仔细想了想, 又觉得光天化日的,谢云人就在她怀里,这被扫地出门的凭什么发声质问她啊, 于是也来了点勇气“亲她就亲她了, 还要跟你打个报告么?”

  陆鸾不理她, 这账什么时候算不行, 他上前一步,哪怕是这么暗的光线也能瞧见他那张漂亮的脸阴沉着, 把谢云抱着路遥脖子的手挪开, 看了眼她的脸。

  又放开她,任由她一摊烂泥似的倒回路遥怀里,年轻人蹙眉“怎么喝成这样?”

  ”不知道,”路遥说,“可能是心情好, 恢复单身什么的。”

  这话戳到了陆小爷的肺管子。

  首先,他和谢云都没在一起过, 说是“恢复单身”都不配。

  其次, 心情好个屁。

  成功被路遥嘲讽到,他就不想管谢云了,甚至还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回了卡座屁股都没坐热,鬼使神差就借着上厕所的借口又兜回来是图什么……用网上流行的一句话说贱不贱呐?

  陆鸾一言不发, 转身要走。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躺在路遥怀里的女人嘟囔了声“头疼”翻了个身,脑袋蹭着人家的胸一路滑到大腿上,慢吞吞翻了个身, 原本被她抱在怀里的那一件衣服就滑落下来。

  卡座没开灯,黑黢黢的, 衣服也是黑的,刚开始陆鸾根本没注意到这女人怀里还抱了衣服,这会儿却注意到了。

  借着玻璃桌下面唯一的那点灯光,他看见谢云一条胳膊从沙发边缘垂落下来,白嫩嫩的一条手臂……

  陆鸾暴躁了。

  外面零下几度,下着雪,这女人穿你妈的吊带裙,是不是有病啊?

  在他烦得能滴血的目光注视中,只见沙发上女人还闭着眼,胳膊却摇晃着在地上摸索了一圈,抓着那衣服拉起来,往身上一盖,那抹刺眼的白皙就被掩藏在了衣服的后面。

  衣服上,品牌的lo一闪而过。

  这回,但凡陆鸾没瞎也能看清楚了,谢云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喝醉了都没忘记要去地上捡起来给自己盖上的那件衣服,不是她某一件死贵死贵的爱马仕,是那天在商场给他买的那件。

  不贵,千把块钱。

  陆鸾盯着沙发上躺着的女人,拉扯了下衣服,然后整个人蜷缩起来,那苍白的脸蛋一低整张脸埋到了衣服下面……最大码的羽绒服,趁得她娇小又可怜,还有点脆弱。

  “……”

  陆鸾知道自己该走了。

  可脚底下就跟生了根似的,走都走不动。

  沙发上,路遥笑着说“这衣服果然是你的。”

  她这一语惊醒梦中人,只见陆小爷目光逐渐有了焦距,若不是这会儿谢云真的醉的厉害,他刚才上手摸到她脸也是一片滚烫……他几乎要怀疑这又是这女人想出来的什么羞辱他的新手段。

  ……你看,这会儿哪怕是陆鸾这样的直男也开始将信将疑地质疑起来了,人和人的关系多么脆弱,一碰就碎。

  “是谁的衣服跟你有关系吗?”陆鸾皱眉,“你这朋友怎么当的,别让她喝了,都喝成什么样了?”

  路遥差点笑出声“你也知道我是她朋友,又不是她妈……哪有人失恋了朋友拦着不让喝酒的,等她清醒过来这朋友还有的做吗?”

  她说是这么说,话中有话,嘲笑他管的宽。

  陆小爷犯了拧巴“随便你。”

  路遥点点头“嗯,你去玩吧,刚才你同学那小姑娘不是叫你啊,声音多好听啊黄鹂似的娇滴滴,叫你去玩呢?放心吧,没事,去玩吧。晚点我打电话让许湛来接人,保证她一根头发也不少。”

  陆鸾“……”

  这时候提到许湛。

  他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不安好心的女人就他妈故意的,也知道她不会喊许湛――废话,许湛都带人来搞过她的场子,要说这里有个人最讨厌许湛,路遥搞不好仇恨值能排第一。

  所以他又很拽地说“随便你。”

  十分钟后,陆鸾黑着脸,让王井龙打开了他停在街边的那辆迈凯伦的车门,把挂在他肩膀上的女人塞了进去。

  他脸真的黑的像锅底。

  脸色难看到王井龙都不敢嘲笑他,实际上他十分想嘲笑陆小爷,都说人家来夜店混到后半场,就想看看能不能捡尸(指把喝到不省人事的小姑娘扛回家这样那样的下流行为)……他倒是好啊,捡来捡去,还是把他媳妇儿捡起来了。

  做的什么孽哦!

  “她没事吧?”

  “没事,没喝多少,喝混了上头而已。”

  陆鸾声音平静,刚才他匆匆一扫,看见桌子上白的、啤的、红的还有鸡尾酒,应有尽有,各个都被喝了几口。

  得了回答,王井龙看着一坐进驾驶座就毛毛虫似的缩起来的谢小姐,她身上还穿着陆鸾的羽绒服呢……很少见谢云穿成这样,宽松的男士羽绒服,里面是同色吊带裙和长靴,又欲又随性的,很吸引目光。

  所以他多看了两眼。

  陆鸾顺着王井龙的目光看过去,不爽了。嫌弃地皱眉,弯腰,有点儿用力地给她扯了下翻起来卷到大腿上半部分的裙摆。

  裙摆被扯下来堪堪盖住膝盖,布料被过分拉扯的声音异常刺耳……

  除了个不省人事的谢云,谁都假装没听见。

  “喝得多混呐才能喝成这样?”为了打破尴尬,王井龙问,“没听说谢小姐爱酗酒,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心情好。”

  陆鸾没好气地学路遥找的借口,虽然语气相当讥诮。

  王井龙默了。

  他当然也是知道今儿李子巷发生的混战的,本来今晚见陆鸾突然答应参加他们这个期末聚会就匪夷所思,现在再看他和谢大小姐之间微妙的气氛,终于用脚指头都猜出来,这两人是吵架了。

  眼看着陆鸾弯腰替谢云绑上安全带,她抬手薅了一把他的头发。

  力道应该不少,陆小爷愣是脸眉毛都没皱一下,抬手扣着她的手腕把她压回座位上,武力镇压。

  在后面目睹一切的王井龙被man到,往车门靠了靠“这车副驾我都还没坐过。”

  陆鸾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车是陆容的,除了从4s店开到他店里改装之外他碰都没碰过的,但是今天下午被谢云怀疑他到底图什么的几句话刺激得不轻,他就回家拿了钥匙开出来了……

  这一辆车够买李子巷一栋楼了。

  开着车高调到了夜色门口,他又像个凯子似的宣布包了今晚半场的酒水,引来各种骚动……人们都说,陆家小少爷素得狠了,现在撒起钱,不把钱当钱,暴发户似的。

  他也不在乎。

  他巴不得这些人越说越开心,越说越大声,明天这些他豪掷千金的新闻八卦传到谢云的耳朵里,狠狠打这女人的脸最好……让她哭着道歉!

  可惜,算盘落空。

  这女人先把自己灌到烂醉,没空看他的表演,钱都白花了,还要给她当司机送她回家。

  陆鸾烦死了,狠狠关上车门,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子,引擎咆哮声中,副驾驶的女人迷迷糊糊抬起头“什么响?”

  他从驾驶座白了她一眼,根本懒得理她。

  谢云咯咯笑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眼眯成一条缝“你这车抖得挺厉害,异响也很大,98年捷达?(大众一款经典便宜车型)”

  陆鸾还是不理他。

  谢云哪知道她自己屁股底下坐的车到底够买几十辆捷达,她就觉得今晚的代驾司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