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谢云陪陆鸾“简单收拾”行李。看着小崽子打开衣柜一件件衣服往里塞, 秋季校服和冬季校服等应季衣物一股脑往里怼时,谢云还能忍,最多也就在旁边说了句“你还穿毛裤?”

  陆小阿弟头也不回“跟你说过, 因为水管系统老旧, 冬天的李子巷很阴冷潮湿, 不穿多点会得风湿。”

  “是吗, 原来是真的冷?”谢云说,“我还以为当时你只是随口瞎掰一个借口, 其实是贪图我的人。”

  “那倒也没错。”

  “……”

  当家里被女人的“亲弟弟”许湛砸的稀巴烂后, “外头养的弟弟”突然一下子就占据了道德最高点,看看,这说话都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了呢!

  两人说话的时候,谢云看见陆鸾从衣柜深处掏出来一件衬衫,抖开来看看, 是夏季校服的短袖。 在她注视中,年轻人淡定地叠好那件衬衫, 放进了行李袋里。

  谢云“?”

  谢云“那是短袖。”

  陆鸾“我知道这是什么, 被掀翻的是我家家具,又不是我的脑子。”

  谢云“这种天你还穿短袖?”

  陆鸾“什么?不穿。短袖当然是夏天穿。”

  谢云“?”

  掐指一算现在刚刚十二月初,算是前脚刚刚入冬,江市的入夏通常要等到来年的清明过后……

  那是四五月份。

  大半年的时间, 别说装修个李子巷的老破小,动作麻利点的施工团队连临江别墅都够装修个里里外外、一丝不苟了。

  “所以,你准备在我家住的到什么时候?”谢大小姐听见用冷静的声音问,“住到你到法定结婚年龄, 咱们领个证再搬走,到我家主宅去?”

  她提问完, 原本蹲在她脚边叠衣服的小崽子立刻就抬起头望向她。

  她认识陆鸾以来,从来没有看他这张漂亮又年轻的冷酷脸上露出过任何“惊喜”的表情……

  不过现在看见了。

  “惊喜”换成“狂喜”可能更加合适。

  为他的人设驾崩,谢云陷入沉默。

  陆鸾也一瞬间反应了过来这女人是在讽刺他,眼中瞬间被点亮的光消失了,他抿了抿唇,站起来踢开行李袋“不去了。我就住李子巷,挺好的。”

  脾气还挺大。

  谢云低头看了眼自己屁股底下那坍塌了一半的床,怎么看也不“挺好的”,她犹豫地伸手拉了下年轻人的手……

  他试图甩开她“别碰我。”

  谢云根本没给他机会“你说气话的时候整个人贴得近到快坐我腿上来了,不就是想让我碰你一下吗?”

  陆鸾“……”

  最后这事儿变成,陆小阿弟坐在床边,瞪着谢小姐把三套夏季校服全部给他装进行李袋里,才乖乖拉上行李袋的拉链,跟着她迈出那个门本身都被踹得掉下来半边的大门。

  这时候是晚上十点半,他们去便利店买了基本的洗漱用品。

  结账的时候陆鸾看了一眼收银台的成人卫生用品,但是看得很隐蔽,毕竟他也没有真的想着因此就要对谢云做什么了……

  他不是那种人。

  更何况他无比清楚许湛来砸他家跟谢云无关,他也不是被无辜地“殃及池鱼”,而谢小姐第一时间做出了收留他的举动只是因为好心,他不能够恩将仇报。

  ――所以作为报答,他要教育她。

  “除了我之外,你不能随便往家里捡身高一米六以上,年龄十二岁以上的雄性生物,知道了吗?”

  谢云把购物袋塞进他手里,对他露出个“你怎么管这么宽还双标得理直气壮”的嫌弃表情。

  接收了她几个白眼的人蹙眉,满脸严肃“谢云,我说真的。”

  “那你今晚睡桥底下。”

  “不睡,第一句话就是‘除了我之外’,没听见吗?”

  “凭什么除了你之外?”

  “因为我喜欢你,”他拎着塑料袋,将女人压着脑袋塞进副驾驶,弯腰替她系好安全带,“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会动你。”

  年轻人直起腰站在车门外,一只手撑住车门……夜晚的路灯昏暗光线下,他整张脸都藏在了阴影当中。嗓音低沉,气场很强,有那么一瞬间,都让谢云产生面前站着的是一名完全成熟、因事业有成而自信的男人。

  害得她心跳都加速了几下。

  “阿鸾,关于你暗恋我这件事,你现在越讲越顺口了。”

  “对,”年轻人狠狠地甩上车门,“我已经不要脸了。”

  谢云自己住在东桐街的某处高级公寓楼,到了半夜依然灯火通明,电梯和早上上班高峰一样发出“叮”的活泼声音,陆鸾有点不习惯在夜晚也这么明亮的楼道。

  灯光之下,让他有种想要检查仪容仪表的冲动。

  当然这是错觉,虽然住在李子巷,他还是爱干净的,冬天下雨潮湿,他还买了便携式的烘干机放在家里,用不着的时候就收起来。

  但是谢云偏要找死。

  站在她身后看她按完密码,默默记下那几个数字对他来说是小菜一叠……门开了,女人走进去踩上她的白色毛绒拖鞋,回头看了身后还站在门外的人,“哎呀”一声“忘记买拖鞋。”

  陆鸾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根本不能坚持超过一整晚的老实本分做人,懒得陪她演戏,从门缝里挤进来“我穿你的。”

  她还真从柜子里找出一双新拖鞋。

  粉色的,女士的。

  但是陆鸾不嫌弃,相比之下,她要是从柜子里掏出一双深蓝色的男士拖鞋,明显才是更加烦人。

  他脱了脚上的鞋,谢云看了眼他的袜子,又龟毛地嗅嗅鼻子。

  他终于受不了了“再这样就把袜子塞你嘴里了。”

  “小动物对于外来者与生俱来的抗拒,”谢小姐大言不惭地说,“我又没说什么,你要不是心虚,何必这么敏感。”

  陆鸾穿上她的拖鞋,还有半只脚在外面,但是他不在意,拎着自己的行李袋进屋,绕了一圈熟悉环境,又扫了一眼敞开的那边房门,看见□□色的床上用品,他就自觉地站在另一个关着门的房间门前“这是客房?”

  客房每半个月都有清洁阿姨换床单,哪怕从未有人睡过。

  陆鸾走进去就看见了书桌,书桌上面还摆了很符合男孩子审美的游戏人物手办……把书包扔书桌上,他回头问身后的人“你是不是一直等着有朝一日突然蹦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儿子来趴在这写作业?”

  “……阿鸾,我今天日行一善,”他身后的谢云温柔地说,“为什么到了你嘴巴里就仿佛成了变态?”

  “……”

  “哦,我知道了,大概是我捡回来的是白眼狼,”她继续,“你也是许湛也是,有一个算一个,送走一个来一个,我是不是命中犯白眼狼?”

  陆鸾不生气,看着她“哦”了声“没关系,我是最后一个。”

  “?”

  “以后你少出去扶贫。”

  …………………………你看,他连这种事都要抢,“白眼狼”什么的,眼睛眨都不眨地认下了,甚至主动提出当后无来者的最后一只。

  他说的对,他确实不要脸了。

  将刚才从储物室翻出来的新浴巾扔到他脸上,谢小姐语气温柔扫光,终于变得很不和善“去洗澡,作业做完没?几点了?”

  “你那天在我家门口啄木鸟似的敲门一个小时的时候,怎么不担心我作业没写完?”

  “是吗?可能是太生气,所以完全忘记你还是傻学生这件事了。”

  她听上去丝毫不愧疚。

  一点也不令人意外的回答。他叹了口气“你敲门的时候我就把这周的作业都写完了。”

  “那你岂不是要同我讲谢谢?”

  她嘲笑他。

  陆鸾面无表情地把她推出了房间,房间里有自带的浴室,他在里面洗了澡……

  仔细到指甲缝都认真冲刷一遍,就好像一会儿有谁会摸他的手似的,纯熟操心过多。

  陆鸾洗了澡,整理好了房间出来的时候,谢云已经睡了。

  为什么他会知道呢?

  因为她房间门没关。

  高档小区楼间距很宽,谢小姐住的是昂贵的高层,采光通风都很好,月光从外撒入房间,床上的女人盖着被子,呼吸均匀起伏。

  陆鸾站在门口看了大概有五分钟,认真地思考了究竟是她对他实在太过信任,还是她压根就觉得刚刚十八岁的男高中生生长发育不全……

  最后得出结论,应该是后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