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谢云这辈子从未低声下次地求别人, 这是第一次,就被小崽子毫不留情地甩了脸子。

  她反应过来自己狼狈的时候,小崽子已经走得毛都不剩了, 他的朋友却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也不知道他看到了多少, 谢云很想杀人灭口。

  “你把陆小爷甩了吗?”

  王井龙很天真地问。

  谢云心想你在放什么屁, 长眼睛都看着是他把自己的手从我这里抽走了啊, 明明是我被甩了,呵呵。

  转念又觉得这里用“甩”其实不太对。

  谢云看了他一眼, 没说话, 其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到底是年纪大一些,她穿着高跟鞋往那一站只要不低三下四其实也很有气场,要么怎么能平白无故镇着陆鸾呢……当然谢云并不知道自己这所谓“气场”,她就看见王井龙猛地闭上嘴。

  谢云动了动唇。

  他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我只是想告诉你谢国昌现在正在被接受调查,如果警方需要你和软妹协助调查可能会上门拜访, 我已经同阿sir说你们都是学生,他们有答应不要穿制服只带相关文件出现在你们面前, 你们到时候不要被吓着, 他们问什么你们如实回答就好。”

  谢云把该讲话的话讲完,看王井龙满脸呆滞,微微蹙眉。

  “听懂了吗?”

  王井龙点点头。

  “听懂就行。”

  谢云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着,转身往楼梯口方向走了两步, 然后踏上了台阶,上了几个台阶没听见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她回过头,便看见王井龙还在原地发呆。

  身高接近一米八几的小孩, 杵在光亮的大理石大厅中央,眼巴巴望着她, 看着呆呼呼的。

  “不上课了?”谢云问,“我刚才听见上课铃响了。”

  “什么时候?”

  陆鸾把我的手掰开的时候。

  谢云面无表情地说“快有五分钟了,你真的不用上课了?”

  上。

  怎么不上。

  王井龙看了眼远方在他正对面,谢云背面的学校大门,也没纠正谢云她走错了方向,就夹着尾巴一溜小跑从姐姐身边跑过了……平时在学校耀武扬威的龙哥,乖成了李子巷的小龙龙。

  谢云跟着王井龙回到他们教室,因为上课了,她还刻意放清了脚步声,但是还是有几个人回头看窗外。

  她也没搭理那些年轻的好奇目光,透过窗户往里望了望,陆鸾就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也没好好坐着,肩膀顶着墙,手里一支笔在指尖转出花样来。

  他侧脸也很好看。只是有点冷。

  老师在讲台上面讲题目,好像是让他们自由讨论,坐在他前桌的一个小姑娘拿着张试卷回头在问他什么……

  只见那小姑娘说了几句,陆鸾也没反应。

  刚开始谢云都以为陆鸾不会理她了,后来等她说完,过后几秒,在年轻人指尖转的笔忽然就不动了,他把笔扔桌面摊开的参考书上压住,抬眼,伸手拿过了那个小姑娘手里的试卷。

  后者愣了下,然后双眼里迸发出惊喜和活力,怎么说呢,就是该这么形容喜欢一个人时,看他的双眼都在发光。

  谢云站在外面看陆小阿弟给那个小姑娘讲题,态度还算温和,至少没有冷着脸说“不要”……

  她站在外面看了大概十几分钟,也不知道自己干嘛来了,大概就是彻底不联系之前稍微也了解一下对方的生活吧,然后她转身走了。

  走的时候她很没素质地再也没有压住自己的脚步声,高跟鞋踩在走廊瓷砖地上听上去清脆又坚决。

  谢云一走,陆鸾的题也讲完了。

  把试卷塞回给前面桌那个分了文理科班至今他连名字都没怎么记住的女生,陆鸾低下头看自己的参考书,又恢复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

  前面的那个女生拿出手机跟好友兴奋地八卦“陆小爷给我讲题了啊啊啊”被侧后方视力很好的王井龙看得清清楚楚,他觉得明天陆小爷又要有新的校园绯闻了……

  可他打赌,他可能连这女生名字都没记住。

  “谢小姐走了,”王井龙歪了歪身子,凑近陆鸾,说明显后者也知道的废话,“也不知道她来我们班上干嘛。”

  那语气三八兮兮的。

  “刚才是谁说的‘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陆鸾问。

  “嘻嘻,其实我看见你甩了她的手,刚才我还问她了,是不是她甩的你,她脸色不太好看……要我说,其实这自知之明也不知道该说谁,我刚才也是提醒了自己,你爸是陆坤呢,谢国平差的远了。”

  陆家是江市真正的豪门,陆鸾那几个小妈生的哥哥被教育得服帖,每个都很老实地负责自己要负责那块,没人想着谋朝篡位,甚至平日里……还挺照顾自己这个小弟弟。

  谢国平说难听点也不过是创业发家的暴发户,家里还有一地鸡毛。

  此时,王井龙有种大仇得报的快乐,为了他自小一块儿长大的兄弟;

  又有一种隐约的愧疚,因为他觉得谢云其实是个好人,很正义,很平易近人,除了在对陆鸾有点不清不楚的闻着渣之外……

  谢云应该是个好人。

  只是不合适陆鸾而已。

  “不管她来干嘛,爱走不走。”

  陆小爷语气很拽。

  王井龙转头看了他一眼,确实面无表情,很冷酷的样子。

  以至于他一点也不想揭穿,他们同桌三年,混合版又分了文理重点班,这么久了,他屈指可数几次看见陆鸾给别的女生讲题……

  说不是因为窗户外面站了个人,杀了他他也不会信。

  “你们就可劲儿折腾吧,”王井龙说,“互相折磨到白头,也算是本事。”

  现在已经结束了,哪来的什么白头。

  陆鸾喊他闭上嘴。

  心情不太好,陆鸾晚上就带着人去东桐街了,收债。

  本来准备前天去的,结果被谢云进局子的事耽误了,晚上饭没吃好又被谢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扯什么高利贷气得不清,走路都没力气,还要个屁债。

  今晚生活回归正轨。

  东桐街是挨着荣连街的另外一条街,醉仙楼出门往北。到了晚上就是江市最有名的夜店一条街,只是这几年因为缺乏“管教”,这条街有点“乱”,各种非法经营活动频繁,是警局阿sir们隔三差五“照顾”的地方。

  陆鸾今晚来的是一家叫“火舞”的酒吧,进门的时候守门泊车的小马仔看见他愣了下,过了很久才喊了句“鸾哥”。

  其实马仔看着比他年纪还大几岁,只是东桐街和荣连街不一样,这里的人和陆鸾不熟,他们喊他也不是带着一点点亲昵的“陆小爷”,相比之下敬畏和防备更多一些。

  陆鸾没理他。

  “你们湛哥到了?”站在陆鸾身边的王井龙充当好马仔的角色,问,“找他有点帐要算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