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王檬把照片发给了一个在网上认识的比较聊得来的朋友, 就是打免费小游戏认识的,听说是同城的初三学生,她叫他“熊猫”。

  对方很快有了反应, 问她, 发来字问她这是什么?

  王檬一个同学的, 我偶然捡到。

  熊猫欺负你的那个人吗?

  王檬是的。

  熊猫她不是总骂你又脏又臭可能有病吗?真是恶有恶报, 你可以拿这个去问问她,这下看是谁有病了, 呵呵。

  王檬会去的。

  熊猫不要让我错过这场好戏)

  王檬将照片交给了熊猫, 并且叮嘱他如果哪次她连续两天没有上线,也许就是被对方报警抓起来了,到时候就麻烦熊猫帮她把这张有医院盖章的医疗单照片,原封不动地发到她们学校的贴吧里去。

  熊猫君一口答应。

  虽然素未谋面,但是王檬知道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交代好了一切之后,她放好了手机, 从床上爬了下来, 加快步伐往教室走去。

  她们这节是体育课。

  王檬在大家刚刚跑完步,正热闹地聚在一起练习排球的时候回到了队伍里。 只是还没站稳,就被一颗排球重重地砸到了手臂,她吃痛地叫了声, 低头掀起运动服,只看见手臂上一大片被砸出来的红痕。

  排球弹跳着滚落回去,落在一个人的脚下。徐秋秋弯腰捡起那颗排球,远远地看着从医务室回来的王檬, 面无表情道“你还敢回来?”

  她身后簇拥着几个似笑非笑的女生。

  因为刚跑完步热身,还要打排球, 那些女生的袖子都是捞起来的,只有徐秋秋的袖子好好地包裹着她的手臂……

  王檬猜想其实她的手臂不一定就有症状,毕竟她脸上和脖子上一点事都没有,不敢把皮肤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下,可能只是徐秋秋心虚、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机制。

  换做以前,她肯定转身就走了。

  但是这一天有些不一样,她站在原地没动,突然主动问“徐秋秋,刚才跑了八百米,你这样裹得严实,不热吗?”

  她的声音响起时,周围的女生都有些愣住。

  就连习惯了看她被欺负的男生也转过头望着她,每个人的眼中充满了惊讶。

  徐秋秋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惊慌,但是很快的那惊慌就被愤怒代替,她把手里的球扔给身后的一个小跟班,三步并做两步上前,猛地伸手一把抓住王檬的头发,扯着她的头发向后一拽――

  头皮的剧痛让王檬尖叫一声!

  声音里掺杂着从上方,另一个女生冰冷的声音“母牛,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你这个肮脏的母牛!”

  徐秋秋嗓音低沉阴冷。

  然而王檬却笑了起来。

  “我脏?”

  头发被抓在对方的手中,头皮被扯得极疼,然而王檬心中的快意却前所未有地冲上了巅峰,就仿佛和身体背驰――

  “出生不能选,徐秋秋,我只不过是出生在李子巷,不像你生下来就有外公买的钢琴,爸爸从国外带回来的进口巧克力……”

  王檬抬起手,隔着校服衣袖,她慢吞吞地反手扣住了徐秋秋的手腕。

  她死死地盯着她,眼中冒着快意的光。

  在徐秋秋近乎于震惊地问她“你想做什么时”,王檬听见了对方声音里的不确定……她这才知道原来反抗其实并不是那么难,只是她过往一味地逃避和退缩,给了她们一再逼前,甚至早就越过了红线的勇气。

  一开始只是把她的课本藏起来、看她上课呗老师批评到面红耳赤并在旁边发笑而已。

  “我没想什么样,徐秋秋,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明明还保持着被抓住头发,身体向后紧绷的姿势,然而因为其中一人的眼神坦荡甚至是肆无忌惮,所以气势上居然也不相上下地对峙起来――

  直到有人叫了体育老师,将二人分开。

  徐秋秋往后退了好几步,面色发白,与方才那副嚣张模样完全不同,她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一丝丝血色了,她死死地握住右手的校服衣袖……

  她无声地瞪着王檬。

  周围的女生都围绕上来问她“母牛怎么了”“她吃错药了吗”“她碰你了啊你快去洗手好脏的”,甚至有人开玩笑,天啊,徐秋秋,你身上染上她的臭味了。

  只是开玩笑。

  一阵秋风吹过,被朋友们围绕着、总是众星捧月的小姑娘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耳边是消散不去的,方才王檬在她耳边的声音……

  ――徐秋秋,你为什么病了?

  放学后的教室。

  教室里只剩下了徐秋秋与王檬两人,这是她们第一次单独地呆在同一个空间。

  “你想要什么?”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女生问。

  站在讲台上,正垫着脚擦黑板的王檬闻言,手上动作一顿却没有回头“徐秋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病了?还是这种传染病?别告诉我你和你那个莫名其妙的男朋友上床染上的……”

  “王檬!”

  “……”

  看来不是。

  心情复杂地放下黑板刷,把沾满了粉笔的那面在讲台边缘磕了下,看着粉笔灰扑簌着掉落,王檬面无表情,这心里也问了自己一遍,她想要什么?

  钱?

  她已经过惯穷日子了。

  哥哥上大学之前,现在也没那么需要。

  “我想看看你的伤口。”

  其实也没那么想看,但是当她看见趾高气昂的徐秋秋听见这要求后立刻畏缩起来,目光闪烁地露出抗拒的模样,她就觉得自己这个提议其实还不错。

  她走到徐秋秋身边,催促她“长哪儿了?”

  徐秋秋充满抗拒地脱下校服外套,血腥混着腐烂的恶臭扑鼻而来,王檬被熏得后退了一点,然后再看见完整的情况时缓缓睁大眼――

  是那个纹身。

  在徐秋秋的手臂上有一个纹身,简单的图案,彩色的……曾经大概是,现在它已经一片血肉模糊,灌脓的皮肤将灿烂的颜色变成了腐朽的丑陋,疱疹蔓延生长到了纹身周围的皮肤,惨不忍睹。

  看看,现在是谁在腐烂发臭啊?

  “怎么弄的?”

  “纹身枪,不干净。”咬着下唇,面色苍白如鬼地把衣服重新穿上,“你问够了没?跟你有关系吗?”

  是和我没关系,我也不关心你的死活,就是看见你被迫暴露痛苦的时候特别开心。

  “你到底想要什么,王檬,”徐秋秋把这个问题重复了无数次,“把话说清楚。”

  “我什么也不要,”王檬笑了笑,“只要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徐秋秋沉默了下,显然没想到她抓到了她这么大个把柄,就这点要求,于是点点头“可以。”

  徐秋秋拉上了校服的拉链,空气中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立刻散掉了。王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得好好的医院处方单,走到徐秋秋面前扔给她……

  后者立刻抢过来三两下撕碎。

  王檬没阻止她,含笑看着她将那东西撕得粉碎,举起手机摇晃了下说“我留有备份。”

  徐秋秋“……”

  王檬“劝你说话算话,如果以后我再受到一点针对,可能就会抑郁到没办法碰手机……我有一个朋友,答应我若是两天没我消息,就会把这张图放到学校的贴吧――”

  徐秋秋立刻倒吸一口凉气,骂道“不可以!我已经答应你了不再欺负你!

  “那我们说好了的?”

  “……”

  王檬后退了半步,拎起了自己书包,踩着夕阳的余晖飘然而去。 她关上门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大概是听见了身后教室里传来什么人再也忍不住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