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谢云的高中是封闭式高中,大学在国外念,所以掐指一算其实她也很久没有来过醉仙楼了。

  记忆中,小时候的她总是在这玩耍,楼上楼下地疯跑,一楼楼梯拐角那排鱼缸,里面永远养着活蹦乱跳各种昂贵的海鱼和龙虾、帝王蟹……

  这鱼缸是醉仙楼的活招牌。

  从醉仙楼的某个楼角巷子望出去,可以看见很好看的落日和火烧云,谢国平站在楼梯叫她上楼吃饭,踩着夕阳的余晖,小小的谢云长长的“哦”了一声。

  那几乎是谢云童年唯一的记忆。

  那时候的她还并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一幕,有朝一日这也将离她而去。

  谢云双手放在膝盖上,乖乖地坐在一楼,等伙计把她要的佛跳墙打包送下来。

  在她发呆的时候,店门外有路人交谈着经过——

  “醉仙楼,这家店吃什么菜的?”

  “好像是卖海鲜的吧,你看一楼很多空鱼缸。”

  “咦,可是里面都是空的,而且好多灰尘看上去很久未用——这酒楼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的样子……不知道口味好不好?”

  “大众点评上二颗星,听到好像还闹过食物中毒的事故……你说呢?”

  路人渐行渐远。

  不愧是路人,仿佛是世界上最可恶的导演安排的龙套,适时地要给女主小公主心头上捅上一刀。

  这一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小公主的心脏鲜血淋漓。

  十几年前的醉仙楼,红红火火,是江市最好的海鲜酒楼,每天客似云来,豪华的小轿车来往穿梭……生意场的人谈生意,名媛富太太们的聚餐,首选都是醉仙楼。

  醉仙楼,这三个字就是有排面的象征。

  如今。

  ……它成了“大众点评二颗星,你说好不好”。

  坐在冷冷清清的酒楼长椅上,谢云生出荒谬的错觉。

  服务员拿下来打包好的佛跳墙,食物的味道从打包盒里飘出来……注意,这里用的是食物的“味道”,而不是食物的“香味”。

  谢云微微蹙眉,抬头看了眼面前的服务员,但是对视上对方一脸茫然后,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拎着袋子走了。

  到了医院。

  走廊有点热闹。

  这两天谢云天天守在医院,跟值班的小护士和主治医生都挺熟,眼下看他们都挤在病房外的走廊,愣了一下。

  “你们不能这样!病人需要休息,你们这不符合规矩!你们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小护士急得都快哭了。

  谢云正想问她怎么回事,这时候她听见一个带着她熟悉的地方口音的人,流里流气地嘲笑道“你去报警吧,赶紧去!让阿sir来评评理,看看我们老大同他的亲弟弟讲讲话有什么犯法的道理!”

  这种蛮横又无理的声音让谢云呼吸一窒,一瞬间好像有血液崩腾冲上头颅又一泄而下,她伸出手一把推开了面前层层叠叠看热闹的人群……

  跌跌撞撞在病房前那群白衣天使的后面站稳。

  病房外,谢云手下的所有人面前都站了几个谢三叔带来的马仔,阿贵他们露出了焦急的表情,伸着脑袋往病房里看。

  病房里,许湛面无表情地站在距离病床最远的地方……还有谢三叔、谢三叔的儿子、谢三叔手下的马仔乌央央进去了一大群人,病房里被挤得水泄不通。

  此时,谢三叔正站在病床边,用他那熊似的手掌,没轻没重地拍在谢国平的胸口上“阿平啊,我知你重视醉仙楼,才各种亲力亲为,为你操办好这家酒楼的事情……之前我同你讲,陆家的人做生意不老实,给的货又贵又烂,才跟你要了一些资金,亲自去发展泰国的市场——可是没想到!如今泰国人居然也不老实起来!哎呀,哎呀!我这个当哥哥的羞愧啊!”

  谢国平戴着呼吸面罩。

  车祸让他肋骨断了好多根,谢三叔的手拍下去,他的呼吸面罩上水蒸气明显变得厚重,并发出了可怕的咳嗽声。

  “我的意思是,那些泰国人不老实我们可以终止和他们的合作,我最近听说马来那边的海鲜市场也很成熟,准备去看看……你先给我拿个八百万——”

  谢三叔的话没能说完。

  他余光看见从病房外面冲进来一个黑色的身影。

  眉头一跳正想骂门口的马仔怎么守个门都没守好,这时候那人已经到了他面前,冰冷的指尖一把抓住他肥硕的手腕狠狠推开,与此同时,高跟鞋尖用力揣在他大腿根部!

  “哎哟!”

  谢三叔发出一声痛呼!

  “谁啊!”

  谢云站稳了,气势汹汹地一把将他推离谢国平的床前,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滔天的怒火!

  “谁让你们进来的!谁让你碰我爸的!阿贵!阿新!人都死哪去了!”

  无声的威压四散开来,夹杂着微妙的女士香水味,充数整个病房。

  那奇妙的气氛,让在场的一些人蠢蠢欲动,属于雄性生物原始的征服欲,都被激发了起来。

  许湛站在不远处,目光漆黑深不见底,注视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焚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顾少心尖宠:萌妻误入怀只为原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象向着夕阳奔跑并收藏焚城最新章节